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煙花易冷,亦無處告別

年華太美,也太容易破碎。煙花易冷,亦無處告別。

——題記

(一)煙花易冷

煙花易冷,人世易分。流年裏的美麗遇見,不過如煙花一瞬。

流年,彼岸,煙花綻放,燃燒那一瞬間的美麗,留住了一輩子的回憶,浪漫而短暫。然而人們只是欣喜綻放時的絢麗多彩,而忘記了煙花再美,終會凋落,終會消散。

花雨零落,轉瞬成灰,那是煙花的宿命,無力改變。薄涼的青春,亦是如此,如煙花,短暫而美麗,如琉璃,絢爛而易碎。青春裏那些最美麗,最明媚的事情,不過浮生一夢。那豆蔻的年華,那些花季雨季,染指,殤逝,是最虛無縹緲的塵埃,吹之即散。

聽別人說,寂寞的人在看煙花。因為寂寞,所以需要用煙花祭奠,一場盛大的繁華。因為寂寞,所以也免不了有一天,會因寂寞而彼此分開,彼此隔離。那些恍如煙花的相遇,只是繁華一瞬。也許,有些事情是早已註定的了。註定是過客而不是留人,註定是旅人而無法停留。時光裏,寂寞兜兜轉轉,註定會有一天,就像這煙花,消散在天空,像從未來過,又從未離去。

寂寞的時候,牆上是斑駁的燈光的影子,連燈火也跟著我一起寂寞。獨處這般境地,恍惚有煙花般迷離的幻覺。這世間紛紛擾擾,心事隨燈光紛亂。涼薄的聲色裏,發生了許多事情,經過了許多心情,那麼會不會突然間就長大呢?因為寂寞,所以甘願流浪。一直以來,旅途中,所有的遇見,都如燦美的花朵一般,不知道,什麼時候會突然開,不知道哪一天就突然湮滅。

聽別人說,幸福的人在看煙花。因為有人陪你一起看花開花落,所以不寂寞。彼此在一起溫暖彼此,彼此在一起,彼此相生相依。那些綻放在煙花裏的愛情,就如煙花般璀璨,如煙花般美麗。因為煙花,所以浪漫。相愛的人,因為煙花,所以安靜的依偎著彼此。無關風月,無關愛情,只是如此安靜,如煙花綻放,安靜又美麗,絢爛而浪漫。看著煙花,幸福就如煙花,在心底,一瞬間綻放無疑。

靜美的時光,纖柔的手指撫摸著臉龐,那裏,曾有眼淚的味道,也有笑容的綻放。時光裏成長,寂寞終究會被幸福代替,幸福又始終難免參雜寂寞。安靜的時候,安靜的聽著歌,那流動的熟悉的旋律讓人感覺幸福,就像天空裏漂泊著的純白的雲,有著棉花糖的味道。在這如此恬靜的時光,心底一瓣一瓣的幸福,就像是從綻放的花中剝開一般。因為幸福,讓人不那麼寂寞。

此生,我想等來一場幸福的煙花。用淺淺的,點綴著嫣然的笑臉,白衣如雪,靜靜地等待。我知,煙花,還是如記憶裏那麼美,像冰封了的玫瑰,因為想念,不曾枯萎。

什麼時候,會有一抹煙花,繁盛的綻放在深藍色的天幕裏,璀璨至極,讓所有的星辰黯然失色。那一縷縷盛開的光線展開妖嬈的舞姿,在流逝的天空中,明明閃閃,璀璀璨璨。

煙花易冷,人事易分。那最美的年華,一起看過的煙花,早已冷卻。一起走過的路,只剩下滄桑。我在一片深藍的天幕中,等待下一場煙花盛開的時候。

(二)無處告別

時光會老,老到這般讓人無法記得,無處告別。

八月末,淺秋。這個季節,沒有蕭瑟,一切都依然如故。陽光依然灼人,天氣晴好依舊如初。瞭望雲海的時候,天總是很高很遠,雲淺淺的漂浮在在淡藍色的天空裏。窗格前的花兒掩映在日光下綻放,發散著淺淡的香氣,馥鬱清雅。

很喜歡每天在朝陽還未升起時,等待第一縷微光。每次在看著天空時,日光總是不經意的射進眼眸裏來,總是硌疼了我的眼眸。在這樣嫺靜的時光裏,沏一壺茶,捧一卷書,細細的品味文字裏的千山萬水,柳暗花明。

淡淡清歡,淡淡美好,在這淡淡的年華,一切如流水般,清淡,馨甜。然而,我知道,時光再美,終會老去,等到流光千轉百折後,那時,是否會有如此這般靜默的心情?

很想在安靜的年華,遇見一個安靜的女子,溫婉如水,與她低聲細語,與她共度流年。每次,當晨曦的第一抹微光劃過天際,我時常會想,在雲海的深處,是否會有一個安靜至極的女子,靜坐於瑤臺裏,不驚,不擾,安之若素?

天色如瀾,時光美好的呼吸可聞,總可以看見許多的微塵,在溫柔的陽光之下,飄蕩,蜉蝣。仿佛那一刻,塵世的喧囂安靜下來了,只有呼吸的不易察覺的聲音。然而,當歲月老去,期盼的時光會停止,不進,也不退。

閒暇裏,時常會聽一些安靜的歌,安靜的就像風輕柔的撫摸著臉頰。安靜的年華,也希望,那份安靜,一直都在,不老去,不凋零。而我,似乎是習慣了安靜,習慣一個人走路,一個人看著花開花落,一個人看著雲起雲散,在時光裏一個人慢慢白頭。

因為習慣安靜,所以很喜歡望著天空,尋找自己飛過的痕跡,尋找來自內心的安靜。淺藍中帶著一縷縷深刻的印痕,深藍的天空會讓人感到一種靈魂的安靜。那些深藍中透著一種神秘,讓人深入其中,無法自拔。白色中,夾著一點明媚的陽光,讓人覺得如此溫馨。淺藍的天空,純白的雲,明媚的日光,構成一種獨特的風景,讓人如此安靜,如此小心。

每次在寫文字的時候,可以讓我如此安靜,因為安靜,所以文字在筆尖安靜的勝放,然後安靜的消亡,更加讓人心疼。寫下的文字,或柔或軟,或安靜或蕪雜,每一字一句,都是心疼的期許,在幸福還未來到之前,無法預期。

然而安靜的時光,在筆尖總是過得很快,在還沒記住什麼,又匆匆的流走了。那些美好年華裏,我伏案的姿態,優雅地筆端,在時光裏輾輾轉轉,終究無處告別。

純白年年,傾心相遇。在紅塵中且歌且行,然而,心疼的始終是文字,不是我,寂寞的始終是我,不是文字。有一天,如果我的文字不再那般讓人心疼,那麼就連同我的文字,一起忘記,忘記我,請當我從未存在過。

彼時,安靜的文字出落得溫柔如斯,年華裏的美麗如煙花在文字裏綻放。但我知,煙花易冷,亦無處告別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