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一生,真愛一次,只許一人

請允許我拈一片楓葉,貼於胸懷,佇立在秋水江岸,眉眼凝盈,以一朵花的姿態,綻放在季節邊緣,在風月的歎息聲中,永存一份刻骨銘心的美麗,繼續期待與你的重逢……

——題記(文:雨袂獨舞)

(一)一抹淺笑,漾開純白愛戀

從來都最怕夏天,直到那年在六月流火裏與你遇見,從此,我愛上了夏天。親愛,人間自有芳菲七月天,我願意將自己芬芳成花,年年綻放在有你的世界。

那年,南來的燕,為我銜來了明媚一片,柔柔的風兒,搖曳著心中的纏綿。盛夏的清風中,窗前的牽牛花漸漸爬上窗臺,暗香,浮來……

你望著我,目光深情;我回應你,琴聲悠遠。你在彼岸,入了詞,我在此岸,進了詩,那一江水哦,染上了淡淡的溫情,盈盈的笑意。那年江畔,總有曲韻潺潺,流唱著不老的歌謠。

江南的天空,飄浮著純白的雲彩,像極了那純白日子裏的純白思念。那漫天的星辰,都在你面前黯然失色,那江邊美麗的夕陽,怎比得過你那張青春洋溢的笑臉?

雨天,我們共撐一把傘,漫步在雨霧中,雨聲和心靈的碰撞在傘上和傘下共鳴,哦,幸福是這麼近,近的可以讓相戀的兩顆心合二為一。那一年我時常迷醉在詩詞的旖旎裏,言不清哪個是你,哪個是自己。

寂寂的夜裏,聞著風塵的味道,能讓我想起的,總是你。

柳絮飄飛的季節,河岸邊倒影相擁的身影。歡笑聲中,只想,和你共赴一場別樣的花宴,我願聽你夜夜為我吹奏漢宮古曲,想與你一起飛舞旋轉在那煙嵐氤氳的山水畫卷裏。

記得那天,你把你親手雕刻的玉戒輕輕套上我的右手無名指,含笑低語:“一壺酒,我可以醉一時;但一壺夢,我可以醉一生。花開相惜,花落不棄,紅塵擺渡,有你才幸福。”

親愛,為你,我願意幻化成蝶,追隨在有你的天涯,追隨在有你的日日夜夜,歲歲年年,輕舞飛揚在你那輕輕滴落的筆墨裏,傾聽一季又一季花開的聲音。

(二)一窗剪影,不復昨日明顏

江邊,誰的二胡把一首《水中花》拉得如此淒婉?望著柳下剝落的時光,天邊遠去的孤雁,淚,不禁暗湧……

那年江南的煙雨,終不過是斷章的詩篇,記憶中的碧水長天,如今也擱淺在了寂寞沙洲。世事如棋局,江邊孤蝶,惆悵滿去。

時光飛度,你,寂然無聲,我亦不言不語,或許,這就是我們之間可憐的默契。花自飄零水自流,無奈,我搖首苦笑,默歎:“簾卷西風,人比黃花瘦。”

難道你許過的地久天長已成無望?難道真的是書不成當初,回不去舊路,等不來如故,此生,紅顏空付朝暮?

躲在黑影裏,斟一杯,再斟一杯思念的酒,任愁緒氾濫、氾濫……就這樣,在無人問津的地方,盡情展示獨角戲的絢爛。

自離別後,無論晴雨,我都選擇撐傘,我喜歡用淡藍色的傘遮住我的容顏,我不想不被路人的眼神留連。對鏡,我選擇放下長髮,不再用發圈相系,我讓散開在頰旁的青絲,恰好可以遮擋我憔悴的容顏。

於我,這紅塵,你之外的一切,遙遠得沒有一丁點意義。其實,心雖疼痛,我仍喜歡佇立在流年的雨幕中,懷想你我的曾經,懷想塵世的煙雨往事。我仍默默等待,等待雨中你再一次的撐傘路過,我不敢奢望你的回眸,我只期許,在紛飛的細雨中還能望見你的身影,即便我望見的只是你的遠離的背影。

楓葉落,葬落了誰的繁華流年?

今日,在相擁過的柳堤,在幽幽的汽笛聲中,我,又一次吟起了你最愛的那首《再別康橋》……

彎腰,拾起一片紅紅的楓葉,用愛的信念和力量把你的名字深深刻在葉面,再擷一絲回憶裏的暖意,來填補胸口愛過後的傷痕……

(三)一首離歌,葬落盛世流年

韶華落盡幾筆空,流雲來去總匆匆。一紙蒼白的箋語,如何能夠寫出萬念俱灰的憂傷?

我的世界再也不見柳色成蔭,鮮花爛漫;再也不見小橋流水紫煙飛,雙蝶追逐春滿園。親愛,你去了何方?我的水中央,再也沒有了明月映照。

寂寞的煙雨,總是那樣的綿長。一滴淚順著冰涼的臉頰滑落,終於明白:我步入了你的紅塵,你嵌進了我的生命,曾經的咫尺,如今天各一方。這條路上,我的眼裏還會浮現你的身影,而你也許已找不到我的頻率。在風的世界,愛是一種等待;在雨的天地,愛是一種無奈。彼岸花開再美,葉落再悲壯,也無法欣賞,無法穿越。

今日,最斷腸的,不過四個字:何必當初?

希望之火在漸漸熄滅,可我還是捨不得讓夢枯萎。揮袖,與雲霞作別,此去關山萬裏,步步皆有我珍重的祝福。

謝謝你曾經為我渲染了一曲七裏香,繽紛了十裏長堤!謝謝你給了我滿滿的回憶!

畢竟,是你,在今世給了我一次美好邂逅,給了我一季花開、一場繁華。

無聲中,我依然會觸摸你觸摸過的物體,欣賞你欣賞過的風景,走過你走過的路,哼你哼過的歌……

因為,曾經的誓言我不願背棄,所以,我瑾守相約的航道,不曾偏離。我只要你知道,不管紅顏如何憔悴,不管我們分開有多久,我的心,還在原地;我的愛,還在原地!

此生,就讓我舀一壺純淨的江水,煮一生思念,再以墨色蘸秋水,書寫一世的癡情不悔。

殘陽下,就任憑我煢煢孑立的身影老在你轉身的地方……
返回列表